→ 您的位置 | 广告导报 > 广告私生活 > 浏览文章
详细内容
《有味》:汪涵的孤独与反抗
来源:广告导报 作者: 张华立(湖南电视台总编辑、第一副台长)

点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有味》是小众的读本,可能很多人会被汪涵的文字驾驭能力所震撼,抑或被奇奇怪怪的内容所迷惑,还好我没有被绕进去。它是一本洋溢着意识流和表现主义的文学作品,也许还有一点野史或者文人别集的趣味,这些元素相互交织,使得阅读变得有些困难。它的叙述对于时间与空间的处理,似乎还有柏格森的影响,但是我相信,汪涵没有受过专业的文学训练,他的阅读和实践是一种不自觉的行为,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或者让他的读者得到什么,他“说着说着,故事会被低低几声黄狗的呜咽击中”。

这就是《有味》的结构风格,在我看来,那些香干、糍粑、扇骨、作坊、鸡毛掸子…都是作者用来遮蔽我眼睛的法门,引导我掉进批判现实回归传统的庸俗陷阱,可我不会上当。

任何反抗首先都来自于形式,在这里,形式就是内容。汪涵略带颓废地赞美那些行将或者已经死亡的什物,调子哀怨而又颜色妩媚、姿态招展,这种矛盾与他身处滚滚红尘而醉心于收藏和佛道野史的矛盾其实是高度统一的。极端的革命是反抗,而汪涵提供了一个当代知识分子的反抗模式,他企图用自己的文学——完全不容于时代的艺术样式来批判自己,批判数字化时代的当代性。

这种批判是没有多少力量的,这正是汪涵的悲哀,也是文学的悲哀。他企图给静止的景物和发黄的人物赋予生命,但是他知道,“一切景物都淌着水”,“伞下的我竟然有一种被仙术笼罩的感觉”,这种虚幻的孤独感,和陶渊明躲在南山种豆是不一样的,和张牙舞爪的唐吉柯德也是不同的,汪涵是身心分离的,这样的分离才是《有味》思想深度的核心所在,也是全书弥漫着孤独气味的原因,以至于“这个想象有些大,大到可以覆盖我走过的所有的路。”

春节是有味的,那是父亲的味道——祭祀等等仪礼,也是母亲的味道——儿时母亲的美食,在这个氛围里,我也抓到了有味的一两片。

我来说两句
 热点文章
 相关文章

京ICP备:050302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