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 | 广告导报 > 传媒大视野 > 电影 > 浏览文章
详细内容
电视专题片 “变脸”背后——浅谈电视专题片创新的困惑及出路
来源:广告导报 作者: ■文/潘力

电影导演张元曾经说过:真实往往比故事精彩。比电视剧和电影更精彩,堪称电视专题片工作者追求的集体目标。它意味着曲折离奇的选题、富于个性的主人公、鲜活的现场。这既要求有坚韧跟拍的耐力,也要有可遇不可求的运气加上精雕细琢的努力。

如今,因为日播类栏目日趋增多、收视率压力日益增大,片子是否精彩更意味着残酷的播出需求和收视率。这样的状况,让年轻的电视从业者肩负着和前辈们不一样的压力,这样的压力也推动着电视专题片发展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拒绝枯燥无味的叙事和冗长的镜头,追求“可视性”、“节奏性”、“故事性”,这就需要对电视专题片进行全方位的立体策划和包装。

笔者将从选题、叙事模式和包装三个角度浅析电视专题片栏目近年来的创新发展和出路所在。

选题之争:播出量增大 资源稀缺

平淡展现某类人群生活状态的纪录片早已在荧屏上失宠,习惯了电视剧和电影的火爆剧情,观众们对电视专题片也开始期待着看到精彩的故事。当前在电视专题片栏目中,最热门的选题主要可以分为四类:

悲情型。当事人命运坎坷,很容易让观众产生同情;

奇情型。当事人的经历一波三折,观众无法看到事情的结果,产生巨大的期待感;

畸情型。当事人本身就是非常态的,人们自然对他们及他们所经历的事产生兴趣;

娱情型。美好而又浪漫的感情。

一个在网上出现的新闻故事,只要在以上四种类型中,主人公很快会因为曝光而成为大忙人。几个同类型的情感类专题节目扎堆采访同一个主人公,在从业者的实际工作中十分常见。这样的状况是因为播出量的增大导致选题稀缺,任何一个电视台的专题片栏目都面临着缺选题的困境。这使得同一个故事,即便在同类型电视节目中经过报道,也会引来众多的同行进行扎堆报道,出现疯抢资源的情况。

比如2009年4月在广西卫视《让爱住我家》播出的《家有魔星宝贝》主人公喻魔风,片中展示了自小沉迷魔术的四川男孩喻魔风的成长故事。不久,喻魔风的故事在央视十套《讲述》及湖南卫视的相关节目中都相继播出。

解决选题困境的办法,除了更广泛的发掘之外,还可以通过系列策划,产生手榴弹捆绑效应,形成阶段影响。

叙事之惑:双刃剑  试用有度

电视专题片强调横断面。尤其是对于历时漫长的故事来说,选取其中矛盾最集中的一个事件点,以这个事件点切入,并以这个事件的进展为专题片的主要内容,在其中穿插背景故事和回忆。

除此之外,“标题党”“双线索交织”“把最火爆的场景放在前面”“三分钟一个兴趣点”……如何在最短时间内留住观众,行业内已经总结出一套又一套潜或不潜的“规则”。叙事方式的不断突破和创新,是专题片发展最多的部分,也恰恰是这个部分,引起了非常大的争议。

从标题开始,一个富于悬念的,充满诱惑力的标题。越来越多的“之谜”“危险”“惊魂”“疑云”……之类悬疑片的标题用语用在了那些正面赞美亲情、爱情的片子中。

然后是悬念片式的疑问逐步打开,环环相扣,用两条、甚至是三条时间线索的交错进行来提升悬念感和加快叙事节奏。这里有对电视剧、电影叙事方式,甚至是传统说书艺术的成功经验的借鉴。

当标题党、悬念、横断面等种种因素综合起来,电视专题片终于有了全新的面目。甚至连一些科教类、经济类节目也走上了这样的道路。比如中央电视台的《致富经》和《财富故事会》,都是靠故事化的叙事方式来吸引观众。

事实证明,喜欢听故事,追逐悬念和结局,是人的天生兴趣。走上故事化路线的专题栏目也在变脸之后得到了更多关注。也因此诞生了许多的名牌栏目,比如中央电视台《讲述》、《人与社会》,江西卫视《传奇故事》,辽宁卫视《王刚讲故事》等等。

然而,真正离奇的选题毕竟只是一部分。如何将一个本来平常的选题变成悬念迭起,环环相扣的紧张故事呢?

在《讲述》2007年6月播出的“隐秘之门”系列故事中,三集的《沉默在尖叫》从一位母亲李舒爬上高楼想要自杀切入,引出15岁的儿子小一想要杀人的惊人话语。于是,小一究竟想杀的是谁?他为什么要杀那个人,成了贯穿全片的悬念。

就是在这样富于悬疑感反复追问中,配合阴森感的音效和光效,一方面是母亲向心理学家的求助和倾诉,一方面是心理学家对儿子的救助和倾听,逐步推进悬念的解开,这个家庭的特殊故事也随之浮出水面。

平心而论,就题材来说,它只是一个青春期的孩子和母亲的冲突,以及求助救治的过程,无论从哪个方面说都十分寻常。然而经过编导对过程的取舍和加工,选取了矛盾冲突最尖锐的片段,进行放大,成为了一个带着几分惊悚的悬疑片。“自杀”和“杀人”,这两个很可能只是两位当事人经历中极小的片断,甚至只是气话,但是在节目中却成了主要线索,成为了吸引观众连看三集的动力。

像这样对题材和情节的处理,在电视专题栏目中似乎已经成为一种时尚。这种叙事方式的特点是:放大戏剧化冲突,或强调其荒谬,或强调其恐怖,叙事节奏快,情节信息点密集。传统纪录片常用的长镜头几乎已经绝迹,有的栏目甚至以“好莱坞电影标准”来要求专题片的稿件,对故事点的要求细致到量化。比如三分钟一个小冲突,五分钟一个高潮点等等。

对现实题材的故事性加工不仅使专题片充满了活力,而且使专题片的传播更有效,收视更有人气,当前各电视台纪录片专题节目故事化倾向就是一个明证。不仅生活、家庭、法制、经济类题材都在挖掘各自的故事,连一向冷面孔的科教类专题纪录片也讲起了故事,变得富有生趣。故事成了各类专题纪录片节目的追逐对象,成了可以负载各种内容的灵丹妙药,专题片的故事化成了一种流行和时尚。

但是,在这种流行中存在着一种隐忧。因为制作周期普遍偏短,而收视率压力增大,专题片在题材选择和叙事手法上越来越为故事而故事,故事大有驾驭事实的趋势。形式大于内容,形式扭曲事实的片子时见电视屏幕。一些讲情感类的专题片,常常把本不复杂的情感故事演绎得错综复杂,一些情节明显是虚构摆拍,不仅如此,还大量使用了故事的叙事手法,牵强附会的悬念设置,不太真实的情景再现,让人在真实和虚假剧情中摇摆,这种做法伤害了故事的真实性,也违背了纪录片的创作原则。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就是片面追求收视率,用观众喜好的故事叙事手法剪裁真实题材,单方面强调故事化而忽略题材对表现手法的要求。

当前专题片故事化倾向中就存在着混淆专题片的故事性和故事片故事性的区别,只看到了故事叙事策略对观众收视心理的吸引,追求专题片的剧情化,不顾真实性的要求,一味制造悬念,营造矛盾冲突,编造摆拍故事化情节和细节,把专题片拍成剧情片,专题片电影化,伤害了专题片的应有品质。

而适用于这一类技巧的,首先必须的因素是题材本身确实有着丰富的情节点。如此,在开头设下的悬念才能在最后抖开包袱的时候,有足够分量的内容足以支撑,不至于让观众产生受骗上当之感。

广西卫视《让爱住我家》栏目今年8月播出的节目《非常姐弟》一片的叙事也采用了同样的技巧。从河南交警张守道将一个陌生女子刘美琴领回父母家里却引起了恐慌作为开头,层层揭开了一段特别的姐弟情缘。刘美琴火灾中救侄女导致自己毁容、她和张守道的相识、帮助找工作,整个事件既有着真善美的感人内涵,在情节方面也有着许多出乎一般人意料的段落。这样的题材,在经过对矛盾的渲染,并最终打开悬念后,才能实现与开头的呼应,让观众的求解心理得到满足。

总之,有故事才能造悬念,切不可制造假诱饵欺骗观众。而这一切的根本,是栏目管理者对选题的更加严格的把关,和编导拍摄过程的深入挖掘。假悬念的出现,反映了目前的选题压力和编导急于求成,拍摄周期太短、没有做足够挖掘的毛病。

叙事策略是一把双刃剑,使用一定要适度。使用好了,可以让原本出色的选题更加精彩。而过度使用则很容易动摇观众对一档栏目的信任,削弱专题片特有的纪实魅力。也会被观众识破叙事套路,产生审美疲劳,吸引力不再。

包装之变:《让爱住我家》的探索之路

为了增加可看性,电视专题片已经调动了一切能够想到的手段。包括字幕、特技和音乐。特技的广泛使用,字幕的丰富多样,还有音乐的使用,比以往要多得多。只能说,原本含蓄的电视专题片,已经变得越来越直白。

从更宽泛的概念来说,电视专题片的包装还包括了更多。最常见的是增加演播室主持人作为故事讲述者,增加整个故事的说书感。主持人的讲述不但起到串联故事的作用,同时更便于在其中增加更多点评,这样的节目形式会让主持人的个性色彩更加渗透到整个故事之中。其中比较成功的范例是江西卫视《传奇故事》、辽宁卫视《王刚讲故事》,主持人金飞和王刚以富于人生阅历的形象向观众描述世间百态。他们已经起到明星的品牌作用,也有着非常好的收视效果。

除了增加主持人的部分之外,还有许多其它包装形式的探索。广西卫视《让爱住我家》栏目的包装。该栏目借鉴电视剧的形式,将一个故事拆分成每天五分钟的单集,连续播出。每集相对独立,叙事节奏加快,在每集开头和结尾留足悬念。此外,时尚的音乐和字幕包装,章节名字,也让该栏目变得独树一帜,取得了相当好的收视率,成为广西卫视收视率最高的自办栏目。

栏目播出三年多来,收视率常常居全国35城市同时段收视排名前五名。2009年是《让爱住我家》栏目开播的第三年。这一年,《让爱住我家》在全国35城市组(除青岛外)平均收视率达到0.248%,同时段收视率排名高居全国第三;省网平均收视率为2.775%,同时段收视率在省级卫视中排名第一。这样的收视成绩,有相当部分是因为其时尚的包装和音乐在第一时间牢牢地“抓”住了观众。

从以上三个方面看电视专题片的发展,作为媒体的本义,终究要实现和受众的最快和最有效的“对接”,实现有效传播。所以,在如何吸引观众的大前提下,电视专题片的 “变脸”大多有着其积极的意义。

但是,收视率毕竟不是一切。从2008年开始,广电总局多次下文,要对情感故事类栏目进行清查和整改。杜绝节目中的造假、猎奇等不良倾向。

毕竟,作为电视专题片不能只沉迷于浅层次的技巧。坚持潜心挖掘,深入剖析,拍摄到真实故事、真情实感是最基本的要求。这不仅仅是电视从业者的道德底线,也是节目具备长期生命力的保证。     (本文作者系广西卫视《让爱住我家》栏目制片人)

我来说两句
 热点文章
 相关文章

京ICP备:050302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