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 | 广告导报 > 超级档案 > 公司档案 > 浏览文章
详细内容
十五年,广旭梦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 本刊编辑部

点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2008年,4月26日,广州市二沙岛后街高级艺术会所里,省广董事长兼广旭董事长戴书华先生,香港旭通小町顺总裁,北京旭通、福建旭通等兄弟公司代表、广告协会代表、多家广告媒体以及广旭100多位新老员工聚集一堂庆祝广旭的第15个年头,是的,15年了,才眨下眼,呢个细路哥就15岁勒!

“十年一觉扬州梦”,这梦够长的,不过这也只是梦罢了。15年对广旭来说也是一个梦,不过,这梦却越来越精彩,而且这梦可不能说是15年一觉做出来。

这梦的开端可以说远比我们所知道的要早得多。1956年,一家叫旭通讯社(ASATSU)的代理杂志广告发布的公司在日本东京宣告成立。在其创始人稻垣正夫的领导下,旭通讯社(ASATSU)很快跻身日本三大广告集团之列。1999年,又与名列日本前5名的广告代理公司第一企画(DK)共结连理,所谓的“金风雨露一相逢,便胜过人间无数”,曲解一下,恰可以用在ADK的身上。联姻之后,ADK已经成为全球十大独立广告公司,业务横跨亚太、欧美

1993年4月,ASATSU来到中国广州,并很快遇到了广东省广这个中国本土广告界的非凡之辈,广东广旭,一个中日的广告混血儿就此诞生了,并在广州这块南中国的热土上深深扎根。

15年够长,因为一路并非坦途;15年很短,因为还有更大的梦想。

广旭聚义堂广旭董事总经理

钟敏雄:不止是从AE到GM

照片里故作深沉的这位先生显得有点不苟言笑,生意场上的精明仿佛就写在眉宇之间,这样的印象一直维持到笔者坐到钟敏雄对面。其实相见便知:这是个很随性的人,他的眼部皮肤的肌理告诉我——此君爱笑。眼前的他没有生意场上那些倒背如流而又真假难辨的段子,甚至有些腼腆。

大学的时候,此君研修工程力学,用他的话讲,大学里“该玩的都玩了,该拿的奖学金也拿了”。至于梦想,钟敏雄说,以前只是觉得做点东西出来,但具体要在哪个行业做出点东西,其实并没有想过。投身广告,据钟敏雄描述,是分配的结果。今天看来,他对当初的分配结果还是颇为满意的。“很有挑战性,很过瘾”,这便是他对工作了17年的广告行业的“真情告白”。

广旭成立之前,钟敏雄已经在广东省广兢兢业业地干了一些日子了。广旭成立的时候,他是被组织调到广旭的,觉得在合资公司应该能学到更多新的知识、迎接更多的挑战,于是钟敏雄欣然而至。既来之,则AE之,这是许多广告新手的必由之路。用他的话说,“对于广告新人来讲,什么都不懂的时候最好去做AE”。

广告圈里,AE被赋予了一层悲壮的意味。跑腿、受气是AE的职责范围;被客户和公司两头挤兑,没处说理;拿钱不多,随时需要提防并遏制住内心的挫败感。特别是在钟敏雄刚出道的时候,那时由于广告公司的管理和运营还比较粗放,从怎么和客户交流到简单策划、印刷、户外广告、媒体投放等等,AE几乎什么都要懂,因此基本可以想象当初钟敏雄的工作状况。

“现在整体潮流以‘大’和‘全’为主,跟客户交流肯定要有这样的观念。做AE的,要去思考的是怎样整体去包装一个品牌,有这样的思路,你的价值才能显现,客户才会看好你。这是钟敏雄为今天依然奋斗在AE路上的同志们奉上的肺腑之言。春去冬来,“钟AE”苦练内功,尽管广州没有明显的季节变化,但行业之路上的寒暑浸透了钟敏雄走过的每一步。等到客户维护和品牌推广经验已经成为深刻的知识体系扎根在钟敏雄的脑海里的时候,他的简历已经很值钱了。这时摆在钟敏雄面前的“槽”也很多,纵身一跃的想法也的确有过,最终广旭的平台和个人感情留住了他。从AE到GM,广州的城区面积已扩大了三倍,钟敏雄的头顶也亮堂了三倍。

新官上任三把火,钟敏雄的三把火分别是:业务为王、团队为家、人才为本。这三者在钟敏雄看来缺一不可。业务起家的他深知:没有订单,一切归零。至于团队,他希望能把公司真正打造成一个家的氛围,大家可以一直在这里融洽相处,看着同事们陆续结婚、生子,快乐地推移岁月。谈到人才队伍的建设,这也是钟敏雄上任后想得最多的事情,“目前团队构成还是不错的,但是总监级别的成熟的人才还是不够,我们正在筹备的策划中心也就是为了增加强人。广告公司人才流动性很大,这是正常的,但我也会通过努力留下他们。”

日暮羊城,站在钟敏雄办公室临窗远眺,珠江两岸灯火通明。身后,能感觉到这群实干家们内心澎湃不息的激情。

广旭常务副总经理金永道明:行走在中国的日本广告人

来自ADK的日本友人,有着一个寓意吉祥的好名字,笔者赠之八字释义:“金色道路,永放光明”。

金永已在ADK服务了20多年,1997年从日本ADK总部调任上海旭通广告有限公司,2006年4月正式进入广旭。10年间,金永见证了中国营销人和广告人从稚嫩走向专业。“10年前和现在已经非常不一样了,中国广告行业专业人才的成长速度非常快。尤其我到了广州之后,我感触最深的就是国内的大型企业,像我们公司服务的中国移动以及金融业、汽车业的客户,我认为与我们对接的相应的市场营销部门的人士,他们的专业水平都相当高了,和我刚来的时候完全不一样了。”记录下中国广告在这10年里的发展历程,有数字、有图表、有分析报告,亦不乏像金永这样的行业前辈给我们留下的思考。

“全员经营”是ADK集团最为核心的企业文化。金永表示,继续深入“全员经营”的企业精神,并将它发扬光大——“打造一个年轻、活力、专业,有客户认同感、员工归属感、价值感,与世界同步的一流合资公司”,将是广旭在未来三年的核心发展计划。

当记者问及金永还会在中国干多久时,他高兴地说:“我希望时间越长越好!广东省是中国改革开放的前沿,但是现在某种程度上说已经落后于北京、上海,但是我认为京沪两地再有两年就进入稳定期了,接下来就是珠三角发展的黄金时期,所以我希望我能在广旭继续工作下去。如果说有一天总部调我回去,我还是会尽量地提出我个人的愿望:留下。”金永希望留下的另一个原因是他个人比较喜欢广州,他觉得广州人做事很务实,也可以说很本分,很踏实,他喜欢并愿意在这个环境当中工作。当然,从生活环境来讲有点不适应,尤其是到广州的第一年,但是这些都是可以克服的,最重要的还是工作本身。金永说:“好在客户对我们的服务都给予了很高的评价,,这个对我们广告人来说是最大的成就。

广旭副总经理、执行创作总监杨海标:15年后还是广告人

办公室里,杨海标将形似锋利的衬衫衣领特意竖起,仿佛昭示着他时刻准备投入战斗。开放而包容的工作环境与清晰的工作目标,让岁月的流逝显得那么的悄无声息。今年初,当广旭的同事们在筹划给广旭过15岁生日的时候,杨海标才意识到自己来广旭12年了。

从小喜欢文学和美术的杨海标,大学里学的是经济地理,临近毕业,杨海标一直在思考:究竟有什么职业能在文学和艺术之间找到一个中间点,直到广告向他抛来了“橄榄枝”,他终于找到了这个平衡点。

带着问题找答案,是杨海标一直秉承的方法论。进入广告圈伊始,他的问题有两个:一是哪个职位是自己最希望达到的;二是广告能解决哪些问题。为了寻找这两个问题的答案,从文案到美指,从AE到创意,杨海标把能尝试的机会都一一尝遍了。也正是得益于这种清晰的思路,杨海标走的弯路要比别人少。

下一个15年,杨海标坦言自己还会继续留在广告圈。今后他将会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培养新晋的广告人才上去,把他积累的经验和思考传承下去,也包括给身边的人更多善意的关注和爱意的表达。

在和记者谈到中国与美国、日本这样的广告较发达的国家比起来,目前的中国广告最欠缺什么,又该如何与他们竞争的问题时,杨海标感触颇多。

杨海标认为这种差距,首先是基础上的差距,而这里的基础指的是品牌客户。欧美地区有世界一流的品牌和公司,相应的广告代理范围也往往是全球的。中国市场虽然发展快,但国内目前几乎没有哪间公司能做到完全规划一个国际品牌的全球广告传播,都只是代理了全球份额的一部分。另外,“欧美品牌负责人在传播策略、行销策略的把握水准,甚至比广告公司更高,广告公司只需要专注于广告传播而不是品牌的整体行销传播,这在中国做不到。”杨海标说。他认为,国内近几年的情况已有所改善,越来越多的科班生进入广告行业,广告公司人员转入甲方等,这些都对行业整体素质的提高有所促进。

“当前,一些大型本土品牌已经可以接受国际广告公司的服务模式,这已经是一个好的现象,而困局就在于中间势力和实力较小的广告公司应该怎么做。”杨海标发现了一个突破的机遇,那就是成长型公司,成长型公司拥有成长型品牌,成长型品牌刚跨过了原始积累的第一阶段,可以做更多提高品牌附加值的事情。本土广告公司瞄准一些成长型的品牌,来为它量身定做一个广告运作的模式,这样很容易一拍即合,并起到一个很好的示范作用。

下一页
本文共 5 页,第  [1]  [2]  [3]  [4]  [5]  页

我来说两句
 热点文章
 相关文章

京ICP备:05030235号